庞卓琳:定准 析清 挖深

[日期:2014-11-27]   来源:  作者:jks   阅读:1544次[字体: ]
定准 析清 挖深
——中学德育危机及其原因探究
庞卓琳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第十高级中学语文组 浙江省杭州市 3112300
 
【内容摘要】少年乃国之根基。德育作为教育之本,能够有效地保证人才培养的正确方向,树立民族之精神。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社会环境发生了复杂而深刻的变化,给中学德育工作带来了许多新挑战。本文通过中学德育状况的分析,针对当前中学德育工作存在的突出问题,主要从实现德育目标的准确化,价值取向的明晰化,德育效果的深入化等方面谈应对德育状况的措施。
【关键词】德育;危机;对策  
 
一、缘起: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一个民族陷入任何困境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民族精神支柱,精神上无所依托。”这句话出自何人之口,我已无从考证,但是这个理念一直深信不疑。
中国人的精神在哪里?中国人的精神支柱是什么?
作为一个奋斗在一线教育领域的教师,搜寻的目标自然落到了中学生身上。个体,有了精神、信仰,团体,就有了追求、宗旨;同样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也就有了精神支柱。
 中学道德建设事关国家安危,民族兴衰。中学阶段是学生思想品德形成的关键时期。随着社会环境和教育环境的改革,中学德育工作从思想观念到实际工作都在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取得了很大的成绩。然而,德育本来就是一项十分复杂的工作,难度大、见效慢。特别是原有的道德观念和德育范式已经无法适应时代的要求,与现实生活形成巨大反差,中学德育面临着种种危机。
(一)德育目标定位不准
德育目标是德育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长期以来,我们学校德育目标定位的突出特点是理想化,重心偏高,片面强调政治性,进而导致德育内容的大而无当,宽而无边,在实际的德育活动中,脱离了学生的道德认知水平,根本不可能达到所谓的“道德境界”,反而使德育工作在实际中“落空”。
同时,德育目标又缺乏层次性,忽视教育对象的个体差异性,基本上是用一个统一的模式去塑造所有的学生,而没有充分注意到个人在“德”的发展中的个性化发展需要。这种缺少自由度的目标,最终导致学生无法将共性的规范内化为个性的行为。没有经过主动内化过程的道德教育是肤浅的,在实践中是脆弱的。
(二)德育价值取向不清
学校德育在以往的价值取向上一定程度忽视了两个问题:一是学生基础德性的培养;二是学生独立判断能力的培养。
德育的目标上,既往的德育过多地强调传递既定的道德知识,带有很强的目的性,而忽视了学生基础德性、品格的培养,当道德规范和学生思想实际发生矛盾时,往往要求学生被动听从既定的道德规范之要求。当值日老师在就餐管理时打了插队买饭的男生A,男生与老师发生冲突之后,当宿舍管理员与想任意进入宿舍的女生B的父亲发生争执之后,我们的处理结果是怎样的?学校考虑到日后的就餐管理和住宿管理,批评了A同学,还让其作了检讨,取消了B同学的住校资格。男生有错,但是不至于挨打,女生家长有错,但错不及惩罚到女生身上。这样做,起到了“杀一儆百”的效果,但是这与我们平时所倡导的以理服人,知错就改南辕北辙,有失公允。
学校德育在价值取向上不是积极引导学生,而是设法约束、防范学生,这样的结果,只会导致学生的恐惧和逆反心理,使其很难通过自觉的理解真正提高道德水平。
(三)德育实践效果微弱
长期以来,我们的德育实践总是在依赖班主任、主题班会、操行评定,存在单方面考虑完成上级的任务而缺少对学生实际品德需要的考虑,因而所组织的教育活动缺乏吸引力,教育实践不具创新意识,这样的问题严重影响了德育的实效。
近年来,青少年包括在校学生犯罪问题,仍然是危害社会治安的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并且有不断抬头的趋势。马加爵、药家鑫、李启铭、李天一之流所作所为触目惊心,令人发指。
不可否认,四人犯罪各有自身成长及家庭教育原因,但一个人犯罪跟社会的影响、学校的教育是有必然联系的。东窗事发之前,此四者在众人眼中不都是“未来之才”吗?作为教育工作者的我们,更应该反思我们的德育工作在学生的成长阶段又起到了何种作用?在面对纷繁芜杂的社会时,他们是否有足够的道德素质、心理素质以及各种能力去应对?这种思考实在令人不敢轻言乐观。
二、思考: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中学德育工作存在的问题究其原因,源于两个“冲突”——物质发展与精神建设的冲突,传统文化与现代意识的冲突。
(一)社会之责
德育的危机从根本上来说是道德的危机。普遍存在而又时常出现的典型道德事件残酷地告诉我们:道德的国度已然出现了道德的危机!
“以金钱论英雄”的观念使国人的道德长城瞬间垮塌。我们曾经天真的以为,经济发展了,物质丰富了,人们的道德水平自然会“水涨船高”。而然事实是“水涨”了,道德之“船”却被抛上岸搁浅了。始终喊着“两手都要抓”的口号,实际上精神文明建设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于是,拜物教有了广阔市场,拜金主义大肆宣扬,为了追求金钱,偷工减料、假冒伪劣、权钱交易、炫富哭穷等道德事件层出不穷,一次又一次冲击着我们的道德底线。
前不久的《小时代》取得了辉煌的票房收入,其续集也将紧随而来。就是这样一部广受年轻人追捧的影视作品,被美国的《大西洋月刊》批为:自恋、低俗、偏见,明目张胆地追捧金钱,宣扬男权。
在如此的“道德危机”之下,无法于“真空”中生存的学生,必然引来学校德育的危机。
(二)学校之错
当前对德育的评价,缺乏科学的评价体质。一直在呼唤的“素质教育”,到最后依旧是以“分”定优劣,以考试成绩为对学生的唯一尺度,因为它是学生能否升学的主要依旧。君不见河北衡水中学这一超级中学的标签——生产名校生源的流水线,令多少家长趋之若鹜,令多少同行暗中较劲,令多少政府欣羡眼馋?
滞后的评价机制极大地削弱了德育的实效,并造成了“知”与“行”的脱节。许多学生十分清楚《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但却是知而不行或者人前行,人后不行,更甚至是自己不行,要求他人去行。针对此问题,评价机制一定要意识到德育过程是学生知、情、意、行共同发展的相互协调的过程。
与此同时,德育评价的方式单一化,即由班主任评价,任课教师和学生家长基本上不参与,学生作为被评价对象,更是无权参与对自己的评价。班主任一段评语就是整个德育评价,学生的自评和互评很多都是走过场。这种形式化的德育评价一旦遭遇毕业升学,就更容易失真。
(三)教师之失
中共中央关于《改革和加强中小学德育工作的通知》中指出:德育工作的素质还需要进一步提高。一个品德高尚的教师,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将成为学生优良品德形成的表率和楷模。因此,我们必须加强中学教师的思想道德和职业道德建设,强调“身教重于言教”。
我们不缺少任劳任怨、工作勤恳的老师,但是我们缺少与时俱进、能蹲下身来倾听学生的老师。传统的“师道尊严”,使得教师习惯了“一言堂”,缺少了平等、自由的现代意识。碰到乖巧听话的学生还好,明白老师是为了自己好,也原谅了老师那威严的封建式的管教。如果遇到个性强、誓守自己尊严的孩子,不仅谈不上道德教育,恐怕连和平相处也不可能了。
同时,“唯师”、“唯上”的教育方式,反映在德育上就是长期以来的“听话”教育,学生只是被动接受的意识,没有主动攫取的意识。没有独立的思想和独立的人格,何来创新和进取的精神?以“爱”的名义,却做着扼杀孩子天性的事实,这难道不是教育者之悲哀?
三、实践:万绿丛中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
社会大背景,传统的教育模式,学校的考核压力,作为一个普通的教育工作者无力去改变这些,但是,我可以在自身的努力下,给予适当的引导,影响一个又一个的具体的鲜活的教育个体。
(一)语文课堂德育化
先做人,再做学问,一直是我秉持的理念。教学生学会做人,是素质教育的首要任务。作为一个语文教师,更应该承担起“传道”的重任。“文以载道”,语文教材所选课文大多是文质兼美的典范,融文、史、哲、自然科学等为一体。我们可以在阅读教学、作文教学中进行德育渗透,也可以在课后的调查研究、课外阅读中进行德育教育。
学习《品质》一课时,经过多次的构思,我将课堂主问题设计为:热衷于制鞋、技艺精湛的靴匠的格斯拉最终饿死了,你认为这样的命运能够改变吗?请说明理由。
学生通过充分探讨,明白了在机器大生产取代手工业生产的社会里,在人们“重物质,轻品质”的时代,只要格斯拉想保持他的完美品质,无论其如何挣扎,他生存的空间将极其狭小。但是,这种为保持品质而燃尽生命的伤痛是一个社会成长必经的过程。
正因如此,需要越来越多的社会的良心——知识分子对品质的唤醒,如本文中的“我”多次去定做靴子,本文的作者在批判伤感中呼唤品质的情绪;需要建立为了绝大多数人利益的公平公正的制度;当然更需要向格斯拉一样的高贵的品质!
如此的感悟不也是我们这个社会所要面临的阵痛和思考吗?
又如学习《我与地坛》一文时,读到感人处,一些情感细腻的女生与我心有“戚戚焉”,但是一些不投入的男生在我看来无动于衷。于是,课外的作业变成了写一个片段《如果我是母亲》。之后的习作交流课上,大部分认为母亲是不能唠叨的,不能看重成绩的,不能严控自由的。但是当孩子的健康存在问题时,所以天底下的母亲希望所有的病痛哪怕是加倍地加诸自己身上,只求孩子的平安。
明白了母爱,懂得了感恩,学生的道德素养才能有所提升。爱是所有道德之基石。这样的教育几乎渗透在我的所有的语文课堂中,语文教学的任务就是在于提高学生在用祖国语文能力同时,不断提高学生的审美情趣,思想境界和品德修养。
(二)评价机制系统化
在评价机制上,尽量结合德、能、勤、绩多方面。一些美国人在香港办的学校,看待学生的成绩,1/3看成绩,1/3看能力,1/3看平时记录。结合一些实际的教学经验,我尝试在在自己的班级实行具体量化的考核方式,学生自评和同学互评相结合。方案如下:
***班期末考核细则(草案)
学生姓名:                         学号:                 

 
考核内容
自评
 
考评
 
审核
部门
 
30
1、期末全班同学考核:投票选出班级德育前15位,德育倒数5位。票数由高到低排序。(该项最高15分)
 
 
考核小组
2、各任课老师根据平时表现加扣分。(该项最高10分)
 
 
任课老师
3、班主任根据平时表现加扣分。(该项最高5分)
 
 
班主任
30
1.为班级做贡献,相应加分值。(班团委、课代表、组长、寝室长、板报负责、班团负责等)(同时设单项奖,参照上学期)该项最高10分。
 
 
值日班委
 
2.三项竞赛得分,由高到低排序。(同时设单项奖,男生前8,女生前5)该项最高10分。
 
 
三项竞赛记录员
3.班级日志上有关表扬和批评。(劳动表现出色、纪律欠佳、上课点名表扬或者批评、出操纪律校服情况、眼操纪律等记录。加扣分为1分/次)合计得分由高到低排序。该项最高10分。
 
 
值日班委
 
 
20
 
1.按时到教室,迟到一次扣1分,漏签一次扣0.5分,代签一次每人扣3分。值日工作无故缺席一次扣1分。合计得分高低排序。该项最高5分。
 
 
出勤记录员
2.作业不交一次扣1分,迟交一次扣0.5分。合计得分高低排序。该项最高5分。
 
 
学习委员
课代表
3.积极参与班级值日工作、大扫除活动;积极参与青年志愿者活动和班团活动;积极参与假期实践活动等。学期末积极与不积极同学,相应加扣1分/次。合计得分高低排序。该项最高10分。
 
 
考评小组
 
 
20
1.成绩根据本学期数次考试年级平均排名,相应加分。(前20%加10分,前40%7分,前60%5分,前80%3分,最后1分)
 
 
各次成绩
2、以上学期数次考试年级平均排名为原始分,本学期数次考试年级排名为标准分。标准分减去原始分,得分由高到低排序。该项最高10分。
 
 
各次成绩
 
最后说明:
1、得分高低排序,一般为前20%,40%,80%, 100%,相应分值为10、7、5、3。
2、有特别良好变现的同学,可申请单项加分。
3、最总合计总分为期末考评等级最终依据。20%为优秀级,20%为良+级,40%为良好级,20%为合格。期末各类先进的确定,均以此表得为为依据。
4、考核小组成为为7人,由一定代表组成。(男女生、通住校、班委、普通同学)所有数据由考核小组完成,并明确公示。
 
 
 
 
总分
 
 
 
 

  在实际的操作中,还存在一定的偏向性,比如任课老师的评价,或许会更倾向于成绩好的同学,学生的评价或许会倾向于人际关系好的同学,班主任会倾向于为班多做贡献的同学。但是,学习好、情商高、热心集体事务,不也是我们所倡导的德育培育的方向吗?
但不可否认,用数字来衡量德育效果,难免庸俗化:卫生、纪律的分数,做好人好事的次数,上交征文的篇数,学生有挣不完的分数,老师有记不完的表格。如何科学量化,看来任重而道远。因此,德育评价的科学化,理应成为德育改革的迫切课题之一。
(三)德育实践深入化
德育工作千头万绪,不能局限于课堂之所得,也不能倚仗于评价体系的系统化,真正落到实处的工作是,深入每个学生个体的、开放式的、旨在塑造创新人才的实践活动。
校园公益中渗透德育。作为在住校生,大部分的时光是在校内度过的。如何利用好在校内的课余时间,便成为我首先思考的问题。针对一些学生自理能力差,自我意识有些膨胀的情况,我组织学生投入学校的公益性活动。活动包括主动联系实验室老师帮助整理试验器材,帮助图书管理员整理书籍,这类的自我服务性、帮助新生到校报到,帮助教务处整理试场等。从高一时的不情不愿,到高二时的半推半就,直到高三时的你情我愿,苦和累是必然的。但正是通过这些自立自理性劳动,学生不单单为自己所在的集体提供了力所能及的服务,也使他们深刻体会到作为大家庭中的一员,有责任关心家里的一切事情,学会当家作主,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由此锻炼了自己独立生活的能力,继而发展到关心社会和国家,勇于承担重任的优良品德。
社区服务中渗透德育。社区服务的内容是与学区内的福利院结对,每人每学期不少于2次。学生自己分组,自己想活动内容,利用星期日下午提早返校时间,或者长假时间,去福利院与孩子们共度欢乐时光。返校时有专门的同学负责总结材料,展示给同学。他们或与孩子一起学快乐英语,或是买彩泥与孩子互动,或者是帮助福利院打扫卫生,或是与老年人一起闲话家常。每次归来的分享课,是学生们最快乐的时刻。公益性活动是一种直接服务于社会的活动,也是处理自我与社会关系的一种手段。学生在助人中体验付出的快乐,在奉献中培养无私的精神。这种从小事做起、从我做起的活动更有利于教师引导学生知行统一,同时在在活动中了解社会,理解社会福利事业,献爱心活动真正的意义,这正是爱国爱家爱人的具体体现,同时也提高了学生的自律性和社会责任感。
社团活动中渗透德育。随着新课改在浙江的深入,符合学校特色的社团活动被纳入选修课程,最大范围地开展起来。如何更合理更有效地利用社团活动渗透德育教育又成了我的新课题。本人一直以来坚持着话剧社的指导工作,我的指导理念便是所有的剧本切合或者来源于学生的实际生活。我们要培养的不是膜拜名著的守旧者,我们需要的是勇于开拓的创造者。针对学生拥有强大的创造力和可塑性,发挥集体的力量,进行剧本的创作或者在创作。所以学生喜闻乐见的cosplay剧目《三国情》我们表演过,展现高中生校园恋情的剧目《那一年,说好不分手》也入选学校元旦文艺演出精品奖,尤其是反映高中生在成长烦恼与学业家庭压力的剧本《这是怎么了?》一剧,一而再再而三地搬上舞台,成为校园文化的一段佳话。
所有的台词与布景,社团的学生一次次磨合,一次次创作;所有的道具,所有服装,社团同学或拉赞助去租,或自己动手制作;所有的场地与实践,社团的同学一次次沟通,一次次拜托各处室的老师……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团队的合作意识,个人的创新能力,一次次得到彰显。看到展现在学生脸上或沮丧或快乐或气愤或兴奋的表情,我明白,这才是活生生的“人”的教育。
 
以上是一个奋斗在中学教育领域的“战士”,就十余年来的工作实践发表一孔之见,与同行共商。
 
 
 
参考文献:
[1]朱小蔓著《中学德育专题》 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3年版
[2]陈正良著《冲突与整合——德育环境的系统建构》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5年版 
[3]周玫 著《德育与班主任管理》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1年版 
[4]李镇西著《我的教育心》光明日报出版社    2013年版
[5]陈正良著《关于学校德育目标定位的思考》  《宁波大学学报》2000年第2期
[6]覃江霞著《中学生主流价值观现状及影响因素的研究》西南大学硕士论文 2009年
[7]赵兴义著《试论中学语文课堂教学中的德育渗透》《教育改革与实践》2011年第12期
 
 

分类列表

它比V8发起机具有更大的排量

manbetx 正规大网_www.manbet5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