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亚洲娱乐-你渐渐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我们在追求想象力的同时,不能忘记记忆力,尤其是对历史、对当下、对现实的记忆,一个作家最根本的想象是建立在记忆基础上的。冲浪舰艇则能利用压力将水流转化为武器和护盾,配备火力强大的火炮,在海面上移动迅速,对陆、空载具实现立体阻击,作为蒸汽阵营水上战斗的先锋军正是翘楚。儿童文学不应仅仅给孩子带来快乐,而应给孩子带来快感,快感既包括喜剧快感,也包括悲剧快感。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教育广角 >

GET2017,摒弃偏见,戮力前行,让更好的教育来得更快

发布时间:2017-11-11 16:29 点击数:

2017-11-10 18:16 来源:芥末堆看教育 教育科技 /英国 /学术

原题目:GET2017,摒弃偏见,戮力前行,让更好的教育来得更快

图片起源:摄图网

又是一年GET时。

自从芥末堆2015年开始举行GET之时,就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教育(Education)、科技(Technology)、全球(Global)。这分离代表了芥末堆作为一个行业第三方,试图解决信息差和实现更多连接,这样一个特别“存在”的愿景和使命。

我不肯定是不是每一个创业公司的创始人,都是怀抱“改变点什么”的想法在做事,但我非常断定我是,从开办芥末堆第一天开始。

事实上,我对教育现状是心存不满的。我盘算过自己的性命长度,创业时我26岁,没有意外的话努力活到80岁,我有54年的时间,54年,只专注一个目标,并全力以赴,够不够影响和改变一些东西?

当然够,毋庸置疑。

我相信,芥末堆也相信。

所以,这四年来,我们一直着力于解决行业的信息差,然后实现更多的连接。犹如芥末堆的slogan,“我们只看教育”;犹如芥末堆的愿景,“让更好的教育来得更快”。

在行业链条组成上,因为是从媒体动身,让我们获取了跟详细细分领域从业者更为不同的触角。我们和一切教育行业的组成部分打交道,从而对每一部分的所作所为、一切的好与坏更有体感,于是我们从三个维度来懂得和拼图完整的教育行业:

  1. 从组成板块上,它由七部分组成(学校、培训、社会教育资源、政府、学术、公益社会创新、第三方);

  2. 从地理空间上,它由三部分组成(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第三世界国家);

  3. 从科技维度上,它显得更为形态丰盛,我们首先定义了严肃教育+严肃学习与泛教育+泛学习,然后画出了一个坐标图。

我总是相信,关于世界,可以看到多少、多大和多远,是能对我们在回望自身、定义本身之时,发生伟大影响的认知。这就是芥末堆眼里的“教育行业”。

为什么我们选择的是解决信息差,以及实现更好的连接呢?

因为整个教育系统太封锁了。

与其它行业相比,教育的行业链条并非是一条直线,而是在一个圆形里更多看似互不相关但其实彼此作用和影响的组合体,比方:k12对职业教育就不闻不问,体系内外固然在今天变得更加融会,但依然沟堑纵横,学术和实际应用隔得太远,来得太迅速的资本又让这一池春水吹皱。

但它们之间真的毫无关系吗?

并不是,一个孩子从诞生到死亡要走过多少道路,要一直不停地学习多少东西?才能在这个世间,更好地与本人相处,更好地和他人和世界相处?

如果我们回到实质,所以我想,这就是为什么都属于「教育」行业的本质原因。是它让这些互不相关的范畴,都被衔接在一起,在不可逆的时间里,在共同的目标里,一环扣一环,造诣了一个整体。

家庭、学校和社会。

知识、技巧和智慧。

基于此,再回过头来看,现在的一切:是好的吗?是对的吗?

我相信每一个真正爱教育并试图去做点什么让它变得更好的人,都在深受其痛,因为我就是其中一个。

有一个问题被问过无数次:你看到那么多细分领域有可做空间,为什么你不下海去创业?每一次我都答复:我就是在创业啊,你为什么还要问我?

4年不是一个很长的时间,这4年来我一直不断地思考:假如我是我,我该怎么才能让教育更好?如果我是其别人,站在同理心的角度,我又该如何才能让教育变得更好?如果人作为一个社会性动物,总会见临一些现实和枷锁,我又该如何才干让教导变得更好?

这些根本的、寝食难安的问题,有时候远比作为一个公司的leader更让我焦虑。

在过程中,我逐渐发现,这是一个系统性的构造性问题,不是任何一方可能独立解决的问题,即使他做到了100%完美。所以:

芥末堆2014年1月上线。2014年6月,我们在美国波士顿安置了第一个人,看世界;2015年8月,我们开端进入公立体系,开始关注教育信息化和新教改;2016年9月,我们成立冥王星方案,开始触达学术领域;2017年3月,我们开始组成共同基金;2017年8月,我们内测公益堆,希望能把教育公益、教育公温和社会创新企业连接在一起。

在这条路上,芥末堆最早的出发之地,以及芥末堆要做的事件,都在持续。

我们通过投资+自建的方式,深刻到更多细分领域:早幼教、素质、国际学校、教育大财经……

2017年,整个芥末堆的飞行纪录均摊下来全年每人天天两次,在中国,我们走遍了每一个省市;在世界,我们跑遍了七大洲。

秉承解决信息差和连接的愿景。

对于这些,大家可能更为熟习的是产出文章和内容。对于我们来说,则意味着更多:

“截至2017年9月,芥末堆新媒体内容笼罩全球教育领域,其中原创占比70%以上。Alexa榜单位列中国区月均排行3900、教育文化领域排名11(次于聚合类平台媒体)、产业垂直媒体排名第1;新榜教育资讯领域排名第1,今日头条教育内容相关度排名第2。”

“联手6大国度(美国、以色列、英国、卡塔尔、新加坡、泰国)结合主办6场教育科技会议,率领154个中国教育公司、292位开创人及治理者出海交换:我们和全球各类顶尖教育hub达成了协作:美国ASU/GSV和SXSWedu(美国前五教育科技峰会)、英国 BETT(英国第一教育展会)、Edtechxeurope(欧洲第一教育科技峰会)、EdutechAsia(东南亚教育科技峰会)、Edutechxasia(新加坡第一教育科技峰会)、Education Changemaker(澳大利亚最大的老师组织)、IES(以色利第一教育科技峰会)、WISE(寰球教育科技峰会)。”

当然,还有“李文星事件”“聚智堂跑路事件”等一系列考察报道。至于四年从不拿红包车马费这种事情,就更不必说了,因为我们默认这是职业道德和贸易伦理。

。。。。。。。。。。。。

在芥末堆两周年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全世界摸索教育,在这里与你分享。

我想可以再重述一遍吧:

如果将行业比作一棵树,那芥末堆就是与它共生的藤。树长得多高大,多茁壮,藤就能长得多么旺盛,多么有气力,所以我们发自心坎地希望行业越来越好。传递信息,树立连接,取得信任,然后陪着你们,一直走下去。

曾经在一些场所我开过很“当真”的玩笑:谁更在意这个行业?创业者失败了可以换方向,投资人认为教育不适合可以投别的,那芥末堆呢?

我们不选,也不能选。我们就出生于这里,我们就成长于这里。教育必须好,我们也必需让它好,不是多么高贵的理由,但是很真实。

我已经良久没写东西了。

但是在GET倒计时的第四天,特别想写一下。主题是我在3月就定了的:

“共建,让更好的教育来得更快。”

实在每一年在GET上的演讲,我老是没有很多时间去表述,我是主人,要把时间留出来给到每一位分享者,每一位参加到GET里的分享者。他们是谁?他们在思考什么?他们如何做?

然后这样的人越多越好,越真实越好。

春秋战国之所以让人向往,因为能够百家争鸣。

因此,每一年的GET,我们都希望,更多的百家。

所以每一年我们的演讲嘉宾都在成倍增加。但是,我们依然感到不够,也依然有许多挑战。好比,会有人认为:你们谁啊你们?你有啥资格?我牛我说了算。

我们不是谁,但我们也不以为“牛”就是一种特权。

我们执拗地认为:真知、同等,才能真正令人尊敬和敬畏。

作为初九,我挺虎的,因为我总是想:如果人和人之间必然会产生化学反映,事儿和事儿之间也必定有互作用力,我们就贪心一点,努力很多,然后一点点朝它靠近。

谋同道者,寻同行者。

作为芥末堆,这就是信仰,因为我们不相信一切总是那么一成不变。

要活,就要活得绚烂和出色。

我曾经畏惧过我会转变。

但是很好,我和芥末堆都未曾让我扫兴。4年不长,4年很短,去掉旅途中一切的各类挑衅和烦扰,到今天,我很开心,在我们逐步成长的路上,有你们,每一个来到GET的人。无论我们什么身份、位置,都不重要。作为东道主,爱和感激都将过于浮浅:

我们,想和你们一起。

做点什么,做成什么。

今年的参会人数已经爆掉了。届时,必将有招待不周的情形涌现,我们会尽量防止。我们不会完美,但是我们总是想着尽最大的尽力在行径路上尽可能地好。

我的微信是derhunger,还能再加1170个挚友,我的邮箱是chujiu@jmdedu.com,可以收无限的邮件。如果你有任何的想法,一起同行;如果有你有任何的提议,一起做事;如果你有批驳,我们改良。

请告知我。

希望是这样的东西,它可能一生都无法实现,但是当我们保持和不放弃,我们总能一点点靠近。

加缪说:意义是被赋予的。

我想,和你们一起赋予这个意义:

摒弃成见,戮力前行。

让更好的教育来得更快。

欢送来到GET2017。

GET见,爱你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下一篇:没有了